苍唯

【醒目】对阴阳师翻译的一些补全

澄希:

占tag抱歉,写这个希望能对大家同人文有帮助。


网易的翻译是很坑爹的啦。


有些地方中文和日文虽然意思差不了多远,但是实际上感觉差很远的比比皆是。


笔者日语一般,欢迎指错补充。


酒茨的部分较多一些。




——




茨木在居高临下的时候是用“吾”来自称的,在认同的人面前是用「わたし」来自称,也就是我,除非提起酒吞,才会又用非常神往的语气说“吾友”。对茨木来说,吾有两个意思,一个是大鬼居高临下时爱用,一个是比较正规的场合。


官方翻译的地方坑爹就在于有时候很多别的称呼也会被翻译成“我”。


大天狗是用“吾”来自称的时候比较多,总觉得一直都很正经而且还是个很严肃的大妖怪,称呼别人偶尔也用“汝”,不过传记里和与黑晴明在一起的时候又是另一个样子了,也是你你我我的。“吾”“尔等”大概是还作为神与恶鬼搏斗的时期吧。


不过从某种角度来看,其实茨木要更目中无人一些。剧情里茨木很多句非常不敬的话语都指晴明,比如说「て、晴明でっどいつだ?(晴明是哪个家伙?)」


还有“听说京都有个无所不能的阴阳师,既然是这样的人那什么都做得到吧。”「そんなものならなんてもできるだろうか。」以上中文是正确翻译,这句是在认同了晴明实力之后从茨木嘴里说出来的。茨木似乎只把晴明看作一个有用的道具,毕竟还作为人类的时候茨木被孤立甚至被欺凌,也可能是一种不满,毕竟他知道酒吞讨厌晴明。茨木不是傻白甜,他是在清楚酒吞和晴明有过节的情况下去找晴明的,想法大概是“吾友杀掉这家伙应该就回到以前那样了”,可以说是处心积虑算计晴明,那之后枫叶林里与酒吞联手大概也是这个目的。




酒吞就不用说了,看过一点动漫的都知道「おれさま」是本大爷的意思,不过感觉是在失恋期间强撑气场,虽然这样的扛把子感觉也不错啦。




这里再提一下青灯吧。青行灯自称「あたい」这个自称一般是艺妓用的,可以译为“老娘”……


笨蛋琪露诺是用这个自称的,不过如果同人文或是语C的话,青行灯还是自称“小女”吧,自称老娘有点……太过了。语言文学博大精深,关于这个自称有些确实是唯有日语才能表达的。




阎魔是用「妾(わらわ)」来自称的,称呼别人也并非用汝,剧情里很平常地用「おまえ」来称呼晴明,也就是“你”。用这样的称呼方式,可能是对于晴明一事的看重,又可能那个译文真的只是网易请的临时工问题,这样一来就觉得很迷了,具体还是得看个人理解。




灯笼鬼传记里是用「おいら」来自称的,和水团的花丸差不多,只是感觉灯笼鬼的自称要更亲切一些。至于中文,可以用“俺”来代替。说到底会造成这种情况的,还是中文的自称太少了。




桃花妖是自称「うち」,从九州出生可以推测这里的「うち」可以翻译成“人家”。典型关西腔,水树奈奈的关西腔啊prpr




山兔在剧情的台词里并没有单独称呼自己,而是用了两个「わたしたち」,我们。具体是不是自称宝宝,是有一定争议的,说不定这就是哪个临时工的一时兴起。




鬼使白称呼晴明,不是叫的「晴明様」而是「晴明殿」。这一点也很萌,翻译成中文是“阁下”。




惠比寿也是乡土气息浓重呀,这个老爷爷真的太可爱了。自称「わし」称呼别人是用「うぬし」,而尾语的「じゃ」就又是中文没法表达的语气词了。同人文和语C里可以用“老身”自称,称呼别人用“汝”是没有问题的。




判官自称在下,大概是在阎魔手里做事做惯了吧。




妖狐自称小生,这些就不用细说啦。




——




顺便再说一个日语里一语双关的地方,就是陪伴和交往都是「付き合い」,意思不同但是念法是一样的。由此可见,酒吞和茨木之间是可以存在误解的。


尤其是剧情那里。


「ちょと付き合い。」


(稍微陪我会儿。)


「友よ!!もちろんのこと!!」


(吾友哟!当然乐意!!)


这里的梗可以是酒吞想表达要和茨木交往,结果茨木误以为只是陪他喝酒。也可以是酒吞想说的就只是陪他喝喝酒,结果茨木误认成了表白。不过大概前者的可能性较大,没准儿茨木没意会,酒吞还生好久闷气。当然,只是一个猜测,二者的关系尚且囚于猫箱,呵呵呵……







有遗漏欢迎补充~


那个。。最近在产酒茨粮,喜欢就点下关注啦。